星期四晚去參加禪修課…對於宗教,我僅抱持尊敬的心,亦非宗教狂…

會去的原因很簡單,在主管履勸無效之後,他們決定讓我去上課,看我是否能不再"盲盲"碌碌、不再固執已見、毛毛躁躁,放下速度。就這樣,我去了。我承認,自己的心定不下來…也許該說,心不知掉在那裏…無心,所以茫然。

BlancoJu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