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l 18 marzo, 2007

第三天仍是一大早起床,六點morning call,七點出發。唉,對我來說,真的是酷刑…
今早的行程是前往Edfu神殿。

Edfu神殿位於尼羅河西岸,介於Luxor和Aswan之間,祭祠象徵正義的鷹神Horus,同時也是埃及的第二大神殿。

Edfu神殿保持的相當完整。周圍圍繞繞著高從的城堡,入口有一對巨大的花崗岩鷹神像。進去後有兩個內庭及兩
間列柱的大廳,內部有保留完整的聖所、神龕和聖船。

內部的神殿壁上有許多精美的浮雕壁畫,訴說著一則則的故事。

離開Edfu神殿回到船上,才八點半…呵,再去睡過迴龍覺…不過,導遊說九點半在咖啡廳集合,有事要宣布…
回到房間,呵…有一隻可愛的鱷魚趴在IW的床上,可憐的IW只能坐在椅子上休息。


九點半大家集合在咖啡廳,弄了半天,原來是接下來的行程說明,及收取每天20歐元的小費…
因為今晚是待在船上的最後一晚,明天將依個人的班機時間不同,分別搭機前往開羅。
因為大家報名的方式及報名的旅行社都不同,有人是全套式,有人是半套式的。
此外導遊說明,我們所報的行程,接下來在開羅的四天中,只有第一天有半天Giza的行程,接下來就看我們要不
要參加自費的行程了。包括,第一天Giza後的午餐10歐,晚上的市區觀光和埃及之夜晚餐30歐。第二天去
Saqqara和Memphis及午餐40歐。第三天去開羅博物館和郊外午餐50歐。我們只選了第一天10歐的午餐,但YW
另選了第二天的行程。哈…因為我們想要自己去探險…而且,老實說,以我們現在的西文程度,當導遊在解說時
,聽的懂的部份真的有限啦…雖然他已經很體貼的放慢速度再加上肢體動作…好在,他平常在交待事項時,我們
尚可應付。嘿!!把我們四個人所聽到的統合,不確定的再問一次其他的團員…好在其他的團員也都很熱心…
呵…大概是怕我們丟了吧…

今天的下午,並沒有任何的行程。因為我們的船得跟著大家排隊過伊斯納水匣門,船會停岸一直到五點。
午餐時,同桌的團員在問,有沒有人想下去街上晃晃,但得結伴而行較安全…嘿,我們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。
於是,大家約好二點半在大廳見。提議的團員Jose說附近有一個Esana Temple。我們詢問了導遊,走路約5分
鐘就到了。但問題來了,需要買門票,但大家身上都沒有埃幣。而船上也不提供此項服務,他們說我們可以去銀
行換,但今天是星期日,銀行也沒開門…最後的結果,導遊先借我們一些錢。於是我們一行七人,穿過別人家的
船,上了岸便往右走。沿路上一直有人來問我們是否要搭馬車…

走了一段路,似乎有些遠,我們決定問在路上的軍人,弄了半天,我想這些士兵也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吧,於是
Jose把旅遊書拿給他看,這位士兵找了一個當地的帶路人給我們。看來到那裏都脫不了軍民勾結…這裏一直說,
我們是朋友。看在我們人多勢眾下,我們決定跟他走…但大家還是很小心,走了一段路,他要走小巷子,但我們
堅持走大馬路…開玩笑,雖然我們有七個人,但若在死巷被圍堵,才真的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終於看到了
標示,真的離我們的船很近,但剛經過時,大家都沒有注意到,才走過頭。果然,這位帶路的大哥並非一無所求,
他向我們要小費,Jose給了他一點小費,打發他。

我們買了門票。全票15埃,學生票10埃。當然,我們的國際學生證又派上了用場(只有國際學生證才有用),但WY
竟然沒把國際學生證帶在身上,只好多付5埃。穿過一條賣紀念品的街,終於到了Esana Temple。
Esana神殿,是獻給人身羊頭的克努姆神的。由於古代尼羅河氾濫使地面變高,神殿都已埋在地下,參觀時還要走下階梯。現在還留下的是曾被當成穀倉、棉花倉庫使用的Hypostyle大廳。牆上的浮雕、銘文,記載了世界與人類生命的源起,以及托勒密王朝的活動情況。

高度為74尺。如今只有Hypostyle大廳還保留著。


大廳上方的十二星座壁畫。

回到船上後,端著由船上所提供的咖啡在岬板上享受尼羅河的風光…但其實我是快睡著了…
IW選擇曬太陽的一邊和其他一些團員一起,而我們選了沒太陽的另一邊,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…而IV忙著用花生
引誘停在扶把上的鳥…這隻鳥還真的隨著花生愈來愈接近我們…

天漸漸暗了,溫度也慢慢的下降,於是回到船艙小憩一下。晚上八點多,我們下去吃晚餐時,大廳上許多人都換
上埃及的服裝…嘿,我們完全不知道…進入餐廳後,濃濃的埃及風…但很有默契的,我們這一桌都沒有變裝…
我們是不知道啦,但其他人就不知為何沒變裝了…晚餐的氣氛非常的融洽,餐廳也安排了小小的娛興節目,
可憐的廚師還扭腰擺臀賣力的跳舞…

晚上在咖啡廳還有一個小小的party,但我決定不參加,因為明天四點半就得起床…嗚…
更可惡的是,晚上十二點半會過水匣門…大家都在掙扎,等還是先睡覺…
IW留在餐廳和他們拍照,我們決定先回房,拿著鑰匙開了房間門,我很不爭氣的尖叫出聲…

也不能怪我啦,任誰晚上一開門,見一個人坐在門口都會被嚇到…果然,一下子又聽到幾聲慘叫聲…
這船上的服務生還真辛苦…

洗完澡,收拾好行李也差不多十二點了。感覺船在移動,於是我們開了窗,我們的船正在經過一個匣口,但不確定
是否是伊斯納水匣,但我還是拿起了相機拍,岸上有士兵還有不知名的人…船和岸幾乎沒什麼距離,好在我們在二樓…
突然有人看到我在拍照,向我要錢,嚇得我們趕快把窗戶關上並拉上窗簾…但水位並沒有下降啊…難到還沒過…
明天要早起,我們決定先睡吧…躺上床…一下子,我開始覺得船怪怪的,馬達聲變大了,於是我和IW決定再起來一探…
我們的船再次的來到一個類似匣口的地方,且停了一下,且船慢慢的下降…不管了,當然得拍照…
吼!!我們從本來在海面的二樓,降到了一樓和岸邊平行…我努力開一小縫的拍照,突然IW說,是不是有人…
由於內亮外暗的關係,其實從裏面看不清楚外面…我本來說沒有…但一看,媽啊,真的有人站在我們的窗前…
二話不說,我們立刻關好窗戶,再次拉緊窗簾…因為現在我們和岸邊平行又幾乎連在一起,那人開窗戶立刻可以
跳進來…船再度的下降…我們的房間已經從一樓又變成了地下室…於是我提議,上甲板去看…
IW被我說服,穿著睡衣脫鞋的我們,披上大衣,走在通道,已有人回來了…上了甲板,呵,果然有人在…
此時,船已經降到必要的高度,不再下降了,一會兒緩緩的行駛,準備通過匣門…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lancoJunio 的頭像
BlancoJunio

BlancoJunio

BlancoJu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