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早七點半就起來,洗了頭髮後,將剩下的東西塞進行李箱。留下一大箱的東西在HK的房間中。八點半和他們
道別後,拖著我的黑色大行李箱(不知道多重),再背起黑色的大背包,看起來一定很滑稽。振作起精神,邁開
腳步往長途公車站走,趕搭九點的車。天氣有點涼,但我走到公車站時已開始覺得熱了!!此時我想我可以體會
胖子走路時的感覺了…身上都了二三十公斤的東西,想走快都難!!

從Zaragoza往Barcelona的巴士,已經搭過好幾次了。這前幾天從埃及回來時也是從Barcelona搭車回來的,
這條路比去Madrid的路平穩多了。一路上睡睡醒醒,到了Estacion Sant剛好三個半小時,真是準時,但我打
算坐到Estacion Norte(Metro:Arc de Triomf),以往來回Barcelona都是在這個公車總站搭車的。從
Estacion Sant到Estacion Norte有點小塞車,約過了半小時才到Estacion Norte。

到了Estacion Norte,突然覺得有點怪怪的,嘿!!這裏沒有火車站啦…我得換火車到飛機場。稍作休息後,
只好打電話求助JL幫我看那站有火車。JL查了到最近的火車站,得換到Metro:Catalunya。只好認命的揹起我
的家當往旁邊的Metro(Arc de Triomf)入口走。龜行到Metro入口後,竟然沒有手扶梯(#$%^&*()),只好扛
起我的行李箱往下走,邊安慰自己還好不是爬樓梯,看來Catalonya是不歡迎殘障人士搭地鐵。沿途還不斷的注
意,怕有人靠近,可不想前幾天的追小偷記再上演,而且我一個人拿這麼多東西也無法追。

搭了兩站到了Metro:Catalunya,果然看到了火車的入口,進入後,搞不清楚方向的我決定直接問站務人員,
站務人員告訴我得先搭到Estacion Sant再換到機場的火車。直衝到月台看到一台快走的火車,問了站務小姐
是不是到Sant的,哈!!運氣真好,就是這班火車。但高興的泡泡都還沒消失,火車門竟然關起來了,呃…親切
的胖胖黑膚色的站務小姐在火車內,不斷的按開門鈕,門開了,但我的行李太重,提不太上去,提了一半,門
又關起來…嗚…門又開了,胖黑小姐叫我趕快,我死命的把行李甩上去,終於搭上車。Cataluya的人真無情,
看我大包小包的,也不會出手幫我拉一下。

還好一站就到Sant,下了車,胖黑小姐很親切的問我要到那,我說我要到機場,剛好有一位禿頭西裝先生也是
要到機場的,胖黑小姐告訴我在第五月台,並請那位先生帶我去。於是我帶著笨重的大黑和中黑行李和禿頭西裝
先生走,出了月台再換到旁邊的第五月台。嗚,又遇到長長的下階梯,在走下階梯的中間,禿頭西裝先生回頭看
了兩次,不知他是想看看我有無跟上,還是怕我行李拿不住,連人帶行李滾下去會壓到他…終於到了第五月台
(Via 5),終於可以放下我的大黑和中黑…

過了一會,火車來了,我和禿頭西裝先生選了門,上了一半,但上面的站務小姐確說,這班火車不是到機場的,
我們只好趕快下來,搞什麼飛機啊!!他說,下一班才是。禿頭西裝先生和另一位乘客互相的抱怨,還好有問,若
沒問就不知坐到那去了。又過了一會,果然看到字幕上出現機場(aeropuerto),且聽到西英的廣播,車來了,
這次順利的搭上車。

在歷盡千辛萬苦後,終於到了機場。順利的Check in,把我的大黑丟進去,喔!! 大黑有25公斤…好在航空公司
的小姐沒說話,照規定,我只能拖運20公斤的行李。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…進了海關,嘿! 沒什麼人。由於我的
小包背在大衣內,為了安檢,我只好把大衣脫掉,把中黑和小包放入安檢,但沒人告訴我,大衣要不要放進去安
檢,我想了一下,把大衣也放進去。隨之過了安檢,結果,我的中點響了,我過安檢時警報也響了,習慣性的等
檢查,結果沒人理我…也沒翻我的行李,只問我會不會講西文,我回答: 一點點,他又問我,裏面是不是有花生
,我說是,就過了。放水之鬆,害我莫名其妙。

呵…小提一下,巴塞機場的咖啡很好喝!!才1.2歐。平平安安的到了Munich,結果在Munich的海關又出了小問
題,海關人員找不到我的簽證又問我從那來,於是我把西班牙的居留證拿給他看。但他似乎也不確定,查了半天
又和旁邊的人研究,好不容易蓋了章,讓我過了。^^

接下來,要挑戰12小時的飛機,從Munich到香港。呵,我的位子是在安全門旁最寬,還蠻舒服的。在飛機上看
完了Happy Feet。最後在昏睡中到達了香港。下了機,看了閘門,走到閘門就有一大張,上機攜帶物品的規定
,果然安檢門口排了一大堆人,終於輪到我,唉,我的行李又響了,這次真的得把行李翻出來,我的中黑裡除了
電腦,就是一大堆滿滿的零食,害我翻出來時還真不好意思@@。另還有一小包的化妝品,結果,我的臉霜還被
拿出來用透明的拉鍊帶另外裝,原來,透明袋還不行,一定得用透明的拉鍊帶。不過,香港的安檢人員態度還
不錯,他們問我說會不會說中文,我說會,但接著還是一直用英文問我(西班牙住半年,已經長的像老外了嗎?)
。後來,他們還幫我把東西裝進去,並說慢慢裝,不要急。不過,這時旁邊有一個好笑的小插曲。有一大陸人,
帶了一瓶易開罐的飲料,堅稱沒超過100cc,且說外面的海關人員讓他過,但這是常識吧…通常易開罐至少有
350cc,好扯。但安檢人員很有耐心的把寫有350cc的字拿給他看,還問他可否丟掉。那人才不再說話。

在等待回台北的班機時,我已經累到不行,但登機前,空服人員詢問我的登機卡,但我根本沒有,因為機位在
巴塞就劃好了,而且也有登機卡,我也弄不清為何還要再一張,於是,他又問我有無過安檢,我說有,不然我
怎麼進來,最後在查詢後,他們用手另外寫了一張登機卡給我。上了飛機,後面坐了一個台灣團,聽著阿公阿媽
的台語對話,真是親切又好笑…呵。沒多久我就陷入昏睡中。

一個多小時後,到了台北,匆匆過了海關,去等候我的行李。然而卻塞在”申報”與”非申報”口,通常這個最
後的出口是最好過的,而且前在還在檢查護照,是我太久沒回來,程序全改了嗎?…等了一下,我決定拿出相機
把這難得的盛況照下來,呵,我才拍完,立刻暢行無阻,連護照也沒人看,早知就早些拿出相機來…


終於到家了…潮濕溫熱的台北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lancoJunio 的頭像
BlancoJunio

BlancoJunio

BlancoJu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哇, June回台灣囉!!
  • blancojunio
  • 呵,你是誰呀…我已經又回Zaragoza了@@
  • 我是Lucy啦,怎麼又回去了? 這次準備待多久?
  • enid
  • hi, I'm fly. Haven’t come here for a <br />
    period of time. How are you? So you've <br />
    come back to Spain again? Me too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