醒了,似乎有人在行走,五點十分,但我左右邊床位被子仍是整齊的疊子,還沒上來睡嗎? 望了一下其他床位,尚有幾個空位子…還沒醒嗎? 記得昨晚的決定是五點起床,六點上赤科山… 再睡一會吧!!

六點十分,再度醒來…左右是空的,似乎斜對角也是空的,其他人仍在沉睡中…看來在我昨晚昏睡中,行程似乎有了改變。為了怕待會十個人一起搶衛浴,我決定先起來盥洗…六點半…天微亮…澳客出現…接著看來快掛的Carol也出現了,看來是一夜未眠。趴在床上的Carol交待著要記得下去幫睡在沙發的茂經蓋衣服,接著又叨叨唸唸了一大堆直至昏睡…原以為只有我聽不懂他在唸什麼,在他另一邊的Nelly也不懂…外面的天色已亮,我們的講話聲也陸陸續續吵醒了一些人…

八點,清醒的人決定先去吃早餐,順便下樓探望把沙發當床的人。看來昨夜我似乎錯過了許多精彩的片段。吃完早餐回來,昏睡的人仍在昏睡…真是神奇,原本躺在床上的計明,不知何時跑在最邊邊坐著睡@@…Nick在和Nelly去騎鐵馬之前下了命令,十點得把大家叫起床,十一點得退房…接著前往赤科去吃昨天已預訂的金針大餐…呵…涼涼的冷氣吃飽飽看著仍在昏睡的人,我也再小憩一下好了…舒服的被子…

十點,Nick和Nelly回來,叫起來昏睡中的人…再不出發只怕吃不到午餐了…直到我們離開了民宿,嗯,民宿主人黃大哥一直都沒見到…

鄉間的寬闊和悠閒讓人不知不覺的放鬆…順著山路的彎延,兩旁的針花早已綻放迎接遲來的我們。路間已有下山的車輛,途中山下的風景令我們不能自己的停下車拍照,即使是因沙塵暴的來襲,多了一片矇矓,仍不禁為此片美景贊嘆。只是此舉似乎嚇到了帶頭的車,以為我們沒跟上。待我們抵達加蜜園,先到的人早已拿著相機捕捉金針花的倩影…在Carol的不斷的用餐催促中,大家才依依不捨的暫時和金針花道別…

原來金針花也是千面女郎,數道以金針為主題的菜餚道道可口,連不吃飯的我也不自覺得吃了半碗多的飯,炸金針、金針湯、炒生金針…等,不遜色於田中搖曳的身影。

餐後,前往上面一點的石中樹,故名思議,它是一顆被樹根所包圍的大石頭。旁邊亦有數顆巨大的石頭,站在石頭上,可俯望整片的金針花田。躺在石頭上,微風清吹…身旁的嘻笑聲,真想讓時間就此靜止…

回程,除了Sam和澳客緩慢的開車,其餘人耍寶的一路拍回到了加蜜園。為了滿足此行眾多攝影師,其餘的人開始不計形象的在金針花田中上演關係錯縱的偶像劇,而偶像劇亦延伸至另一個金針花田…不捨中,離開這山中的一遍金黃。

下山後得趕回花蓮還車,途中在光復糖廠小停,吃了回來以後的第一隻巨大霜淇淋…之後連一向不開快車的Sam,車速都加快了…怕是趕不及六點回台北的火車…五點半,到了車站,還車,其他的還是不忘最後的一站"花蓮米麻薯"…還真多人…

搭上火車,兩天一夜的行程結束了…謝謝籌劃的Carol、Sam、Nick,謝謝Nelly、澳客、茂經、佳弘,還有目前跛腳的計明,希望你的腳傷不會因我們而加重…相信大家沒看過這麼拼命的攝影師,手拿攝影機,單腳跳著趕來拍照…^________^…

回台灣以來,最快樂的兩天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lancoJunio 的頭像
BlancoJunio

BlancoJunio

BlancoJu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